江西体彩网-首页

                                                          来源:江西体彩网-首页
                                                          发稿时间:2020-05-31 11:00:44

                                                          ▲正在进行翼装飞行的Will(受访者供图)

                                                          “我们在地上活了这么多年,很多人都会有飞翔的梦想,而我觉得翼装飞行实现了我的梦想。”Will继续说道,“每次跳出机舱的那一刻起,我就忘记了一切烦恼,完全享受在翼装飞行的过程中。”

                                                          上周末,Will又重新开始他心爱的运动了,“受疫情影响,我已经有两个多月没飞翼装了。但我有1300次左右的翼装经验,并且即使在没有飞翼装的时候,我整个脑海里也都是飞行时的画面,所以这次重新开始并没有给我久别重逢的感觉,我觉得它一直都在。”

                                                          近日,在天门山所发生的女大学生翼装飞行坠亡事件,让外界对翼装飞行这项小众而又“极度危险”的运动充满了猜测与疑问:这项运动是否是在拿生命开玩笑?玩翼装要花费上百万人民币?这项运动是否有存在的意义?

                                                          许多专家还对美国一些“神药”和疫苗研制成果表示质疑。日前,美国疫苗企业Moderna声称其研发的新冠病毒疫苗在临床试验中取得了“积极成果”,所有志愿者都出现了抗体。这一消息立即带动美国股市大涨。但美国专业医学资讯网站STAT19日引述多名学者的话质疑,该公司所谓的“好消息”根本没有详细数据支持,人们不知道疫苗临床试验志愿者体内的抗体水平到底如何,公众和学界也无从判断疫苗是否有效。消息传出后,美国股市19日大跌。哈佛大学医学院教授哈兹尔廷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Moderna公司的行为,就好比一个上市公司没有拿出任何营收数据就宣称公司经营状况良好,这种行为应该是被严格禁止的。文章还称,曾被称为“人民希望”的神药瑞德西韦在传出“非常有效”的消息后已经过去20多天了,但支撑这一说法的数据同样没有被公布出来。

                                                          “总体来讲,这些防控措施确实是比较严格的,但对于有这么多人参加的会议活动,为了保证安全第一,尽最大努力防止疫情发生,我相信参会的代表委员、列席人员、工作人员、服务人员,特别是邀请参加的外国使节、新闻媒体记者们都能够理解。我也代表秘书处对大家的支持和配合表示衷心的感谢。”曾益新说。“跳出机舱的那一刻,我忘记了一切烦恼。”翼装教练的Will如此说道。

                                                          Will介绍道,低空翼装的话离地面很近,开伞的高度也低了很多,“一般低空翼装会在峡谷飞一些线路,这样的话还要考虑更复杂的气流和地势,基本是不允许你犯错的,要非常有经验之后才能进行低空翼装的飞行。”

                                                          停飞的日子,飞行画面一直在脑海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采访了在美国当翼装教练的Will(绰号)。上周末,两个多月没有跳伞的他又重新开始翱翔天空了,“我虽然不是安安的教练,但我们的圈子很小,得知她出了事我感到非常惋惜,我们失去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伞军朋友。现在每次飞行之前我也在提醒自己,要做更仔细的检查和准备。”

                                                          关于戴口罩问题,他表示,因为新冠病毒主要的传播途径还是呼吸道传染,所以公共场所的通风、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显得特别重要。“我们在会前已要求所有的会议室、驻地的餐厅、电梯、卫生间都要有良好的通风设计,以保证空气流通。有的驻地都是临时加装风扇,或者再装功率大的风扇,并尽可能开启窗户。”